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加盟以来曼联的战术体系发生了哪些变化?

}

似乎自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加盟曼联以来,昔日那支英勇无敌的红魔正慢慢地苏醒,那种不畏强敌,遇强愈强的红魔精神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老特拉福德的更衣室里光复。

自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从2020年1月29日加盟以来,曼联在各项赛事10场比赛,取得了7胜3平不败的战绩,当中包括分别在联赛杯和英超正赛上两次击败了同城宿敌曼城;客场在斯坦福桥两球击败蓝军切尔西,完成了本赛季英超联赛对切尔西的双杀;欧联杯进入16强,而在此次疫情欧洲各赛事被迫暂停之前,曼联在欧联杯16强淘汰赛的首回合,客场来到了奥地利,挑战目前在奥地利联赛排名第一位的林茨,结果收获了一场5:0的大胜。

也许目前曼联在积分榜的情况与当年弗格森时代的那支红魔相比,还未能达到让曼联球迷信服的地步,但相较于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来说,这样的表现足以让球迷满意,而这一两个月以来,曼联在实际比赛中的战术变化以及球员精神面貌、状态、士气,足以让人觉得高光。本篇我将主要对曼联在欧联杯以5:0大胜林茨的比赛,分析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加盟曼联以后,曼联在技战术上较为明显的一些变化。

本赛季目前为止,曼联在欧联杯的晋级过程中,尽管偶尔有跌跌撞撞的情况,但一路过来还是相对顺利。在小组赛与阿尔克马尔、贝尔格莱德游击队以及阿斯塔纳三支实力相对较弱的球队同为一组,最终以4胜1平1负的战绩,以小组头名出线逼平了来自比利时的对手布鲁日,而次回合则打出了一场5:0的大胜,两回合以6:1晋级。

而他们本场比赛对手林茨,尽管在小组赛上同样以4胜1平1负的战绩小组头名出线,但与葡萄牙体育、荷甲劲旅埃因霍温以及罗森博格这三队实力相对接近的球队同为一组,晋级的过程相对要来得艰难。而在他们的国内联赛,目前22轮赛事,林茨以17胜3平2负54分暂列积分榜第一位,领先第二位的萨尔斯堡6分。

本场比赛,林茨坐镇主场林茨体育场,迎战来自英超的红魔曼联。曾在球员时代效力拜仁慕尼黑的林茨主帅伊斯梅尔排出了3-4-3的战术阵型。首发门将是来自奥地利的1号门将施拉格。三中卫防线号图拉乌诺尔居中,莱夫特与林斯比拿分别担任左中卫与右中卫。四人中场线方面,霍兰德与米肖尔搭档中场中路组合,左中场是7号雷恩纳,右中场是11号里特。9号克劳斯担任正前锋位置,在他身旁的,是左边锋28号弗里泽以及右边锋20号特塔赫。

而客场作战的红魔曼联,索尔斯克亚与本场比赛排出了4-3-3的首发阵型。首发门将安排了阿根廷人罗梅罗担任。在他身前的四人后防线方面,哈利·马奎尔搭档科特迪瓦的中后卫埃里克·拜利组成双中卫组合,左、后边卫安排两名英格兰球员,分别为卢克·肖以及威廉姆斯。三人中场线方面,巴西人弗雷德居中,左、右两边分别是本赛季冬窗加盟的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以及苏格兰中场麦克托米奈。伊哈洛担任本场比赛的首发正前锋,丹尼尔·詹姆斯与马塔分别担任左边锋与右边锋的位置。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加盟曼联以来,曼联在各项赛事10场比赛收获了23个进球,场均进球2.3个,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本人,更是在加盟以来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一跃成为队内的助攻王,目前已为曼联贡献了7个助攻。

本场比赛,尽管索尔斯克亚排出的首发阵型是4-3-3,但从实际场上的跑位来看,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场上的自由度,更像是4-2-3-1的阵型。

当曼联在后场控球,球队从后场建立进攻的时候,哈利·马奎尔与埃里克·拜利这对中卫组合,与在中圈附近的两名防守中场弗雷德和麦克托米奈构建成四人的后场互传组合。

两名边卫队友卢克·肖与威廉姆斯稍稍压前,充当临时的左、右中场,与两名边锋队友丹尼尔·詹姆斯以及马塔于边路形成接应小组,随时接应中后场中路传来的分边球。

一月份从上海绿地申花加盟而来的伊哈洛作为突前的正中锋,随时接应队友从各路传来的传球。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则作为关键的“联系人”的角色而存在。当球队从后建立组织进攻的时候,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进行的纵向跑动,可以起到中后场与中前场的连接作用,负责将皮球从球队的中后场运送到前场的工作。而当对方尝试封锁中路,切断球队从后场渗透皮球于前场的路线,布鲁诺· 费尔南德斯则会展现出色的横向跑动及横向传球能力,不断地切换球队进攻的重心,通过强侧转移弱侧的方式,为弱侧边路队友牵扯出进攻空间。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作为曼联队场上的自由人,其出色的比赛阅读能力、盘带过人以及稳定的长、短传球的脚法,在球队的进攻中,担当中后场与中前场的连接人的角色,同时也担任着球队换边进攻时的掌舵人。而当曼联采取低位防守,寻找机会进行抢断,从而发起快速反击的时候,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同样发挥着其进攻领导者的作用。

这与过往林加德或安德烈·佩雷拉担任进攻自由人时期的曼联相比,球队中前场队友的跑位目的、职责分工都更为清晰。同样是作为进攻自由人的角色,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取代以往的林加德和安德烈·佩雷拉后,前者与后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葡萄牙人更能得到队友及教练团队的信任,而他的自信以及在场上丰富多变的处理手段、对场上状况的应急处理能力也都有效地回报了全队上下对他的信任。

无论是通过纵向跑动为队友创造向前突击的机会,或者球队在强侧进攻不利的情况下,通过横向的跑动、盘扭、以及优质的长传为队友打开弱侧的空间,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各方面的工作都要比林加德和佩雷拉做得出色。

本场比赛开场阶段,林茨对曼联采取的高位逼抢力度很大,使得曼联一时间难以适应。曼联的两名防守中场弗雷德与麦克托米奈被林茨的中场线重重包围,这使得曼联在从后建立进攻的时候,无法通过中场线的球员将皮球往前输送。

但林茨的高位逼抢犯下了一个错误。他们安排了5名球员对曼联的中后场进行高位逼抢,尽管他们对弗雷德和麦克托米奈进行包围的战略对于限制曼联中场线非常奏效,但他们却让另外5人组成一条后防线,站在了自己的后场,并没有上前支援前场的逼抢。这使得在林茨的中场线与后长线之间,产生了较多的空间。

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就是利用这一大片的空间,不断地回撤,来回纵向地跑动,让曼联的中后场得以轻松解锁林茨的高位压迫,这正正是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作为中后场与前场连接桥梁的作用。直至比赛进行到25分钟,曼联已基本上适应了对方的前场压迫,逐渐掌控了比赛的节奏。

得益于中前场队友比以往更为清晰的职责分工,曼联的防守中场球员参与到进攻当中的负担得以减轻,在比赛过程的跑位更多地出现在区弧顶的位置,以尝试二次进攻的远射。在这种局面下,曼联在场上的两名防守中场队员(弗雷德与曼克托米奈)得以分配更多的注意力于球队的防守上,有更多的精力为后卫线提供更好的补防。

正如本场比赛,当曼联的两边卫压前参与进攻的时候,面对对方的反击,防守中场弗雷德和麦克托米奈适当地进行斜插跑位,以对边路的防守空挡进行补位。在四后卫的阵型当中,这无疑能够给到相对薄弱的双中卫组合以很好的屏障保护,让双中卫得以更好地专注在中路的防守当中。

曼联上一场对阵曼城的比赛,索尔斯克亚一如既往地在强强对话当中排出了三中卫阵型。在那一场比赛,曼联得以零封对手,除了曼城的进攻球员在该场比赛当中表现失色,曼联教练团队在赛前对于三中卫的防守战略安排也是相当关键的因素。卢克·肖移入中路,成为左中卫,在面对曼城进攻的时候,其与右中卫林德洛夫的上抢有效地浇灭了曼城队员在进攻三区辅位位置的火力点。

而在低位防守中,三中卫(卢克·肖、哈利·马奎尔、林德洛夫)在双防守中场(弗雷德与马蒂奇)保护下,更多地扎根于中路,尽可能减少三中卫离开中轴线到边路补防的次数,边路的防守则交给回撤充当临时边卫的队员一对一跟防。

索尔斯克亚由以往的后防线分散对位防守,到如今的中后卫紧收中路,中场中路给予中后卫保护,边卫一对一防守,这一防守策略的变化使得曼联整体中卫跑动能力不足的弱点得以掩盖。而本场比赛,尽管曼联排出4-2-3-1的阵型,但双中卫组合依然紧紧地守在中路,而防守中场则在防守当中随时观察中后卫队友与边卫队友之间的空档,随时进行补防。

曼联近来的这种中后卫“重中弃边”的防守策略变化,无论是三中卫阵型下的紧收中路加左右中卫上抢,还是四后卫阵型下的双中卫紧收中路加防守中场于辅位补位,这都无疑增加了曼联后防线的防守弹性,无论是对于对方的中路渗透、辅位突击还是边路传中,曼联的防守都比以往更具层次感。相信日后经过更多的实战演练,曼联能再次为我们呈现出稳定的防守。

尽管在进攻端和防守端都有了质的改善,但我们不能忽略的是曼联在英超联赛中,面对中下游球队时的状态不稳。尽管曼联近两场比赛让人欣喜若狂,但我们不能忽视这两场比赛有着曼城状态低迷以及林茨实力较弱的因素存在。我们同样也不能忘记在面对安切洛蒂麾下的埃弗顿,边路被连连击破的狼狈画面。

出现这种尴尬局面,究其原因还是在面对联赛中更偏向传统英式打法的中下游球队时,球员在身体对抗中的硬度不足,导致球员控球、背身护球及传球脚法的稳定性下降,这使得曼联不论在由守转攻还是由攻转守的时候,皮球在队员之间的传接性变差,导致皮球无法在教练团队预想的战术安排运转。相信假以时日,待球队的战术体系有所稳定后,力量与体能训练将会是曼联需要继续加强的。

此外,在前锋线上的进球能力方面,自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加盟以来,有赖于其对中前场各个位置的有效衔接,曼联担任正前锋位置的球员也似乎得到更多由队友传送的机会,马夏尔似乎找回了进球的感觉。但无论马夏尔也好,拉什福德也好,曼联的前锋仍然缺乏背身护球的能力以及担当前场支点的作用。新加盟的伊哈洛虽然拥有射手的特质,但能否加快解决曼联锋线进球能力不足的问题,仍然需要时间证明。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加盟,给曼联战术体系带来的变化,是球迷们当初无法预料的。其通过纵向跑动连接球队中后场与前场,其通过横向盘带及横向长传,使得球队在进攻当中不断变换重心,牵扯弱侧进攻空间,大范围的跑动、组织丰富了曼联的进攻体系。

而得益于中前场职责分工的愈发清晰,索尔斯克亚得以对后防线的战术部署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中后卫紧收中路,让边路一对一防守的策略变化,使得曼联中卫跑动能力不足的问题得以最小化。

毫不夸张地说,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存在不仅让曼联的战术体系有了更为清晰的可持续发展方向,甚至让索尔斯克亚的战术水平得到了提升。但需要曼联教练团队所注意的是,目前联赛争四仍处于白热化阶段(尽管受新冠疫情影响,联赛复赛仍未期),曼联需要在布鲁诺以外建立更为丰富的战术体系,才能保持续航的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